陳威爾堪輿易學會

-    
   
 

     陳 威 爾 風 水 易 學 會 暨

         【陳 氏 一 脈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都   天   大   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巒 頭 理 氣     引 證 天 心  

 
陳威爾師傅簡介
陳威爾師傅風水心得
正五行擇日
香港豪宅吉凶
陽宅相片
陽宅風水相片2014
陰宅相片
陽宅及廠房風水勘察2016
陰宅相片2014
陰宅、扦葬及行山相片
陰宅風水勘察2016
江西之旅行山相片2014
陳威爾師傅文章
陳威爾師傅及徒弟文章
風水旅行---江西之旅
馬來西亞陰陽宅堪察
馬來西亞柔佛講座
馬來西亞美里講座
課程簡介
最新資訊
服務範圍及收費
聯絡我們及留言
動畫
 


陳威爾堪輿易學會【陳氏一脈】



福建「捲簾殿試」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來龍入局:巨門剝輔,捲簾殿試之格也   

 

地師:蔡西山先生     地名:中國福建省建陽

墓中人:蔡元定 西山公

來龍:發自西山。剝武曲。戌龍巨門轉亥。起辛正頂入首。

山向:坐亥向巳    水口:巳方消水


   
早前:吾徒蔡禮德(西山公一派系,十三世浩然公一支至廿七代錫法公遷往海豐,至今已傳四十六代矣。)邀請其師(即筆者陳威爾),堪察其老祖墓,捲簾殿試格,乃蔡西山先生自卜壽基。

   
西山公,原名蔡季通,生於紹興五年歲次乙卯。八歲能詩,著作宏富,相從朱夫子學問四十餘年。亦師亦友,至年長,辨析益精,登麻沙東北「西山」絕頂,忍饑枵腹讀書,不就科舉,所著大衍詳說,律呂新書,皇極經世,洪範解,八陣圖等說,皆由朱子作序,及尊他為西山先生。享年六十四歲(一一三五至一一九八)。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正穴側影,俗稱虎形地


   
上地在福建、建陽、翠嵐山,遠龍發自西山復開大帳,出身雄偉,重重渡峽,至翁田後大斷頓起武曲分宗,術云:展誥尊星,中出數節起伏磊落至青苗,復起巨門為少祖,貼身剝輔,脈從中落,龍虎夾送,重重穿田,臨入局又起數節玉階文星,星頭特異,蕫磞磛荂A挨右出脈。外伸一支,以作護纏,古云:避風如避賊也。到頭大斷復起倒地貪狼,局面廣大,右肩拖出一支,護穴有情,後撐鬼尾迴轉有力,關截隨龍之水,交會大溪,鬼後玉几護托緊密,真氣涓滴不漏。蔡氏云:捲簾殿試之格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有舊碑,刻有宋.蔡季通等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太子太傅溢文節蔡元定像


   
木生芽節,起頂有力,(古圖盡繪三台帳者;皆大誤也)。剝文曲擺褶而下,落脈急峻,臨穴略有挫平,後起覆釜穴星,右耳貫脈,穴倚左角盡處。廖云:月角穴,楊公云:武曲龍結金釵穴形也。

   
俗眼觀之;內堂水斜傾,明堂外,朝山走竄無情,青龍一臂太近且高,似乎太逼,外重下手又短縮,似乎無一可取,反似窮源僻塢,不知大龍奔行數十里,於此融結,正是盡龍。落脈雖急,剝文曲清巧;主貴,有矬有平,肌理重開可見,後生平簷,化腦細嫩,微開窩靨,兩角兜收,開口如鉗,穴前圓唇托起,俗眼難辯,上有分水數重,下有合襟止氣;真氣沖和,証得穴真。

 

    內堂水雖然傾瀉,但得龍虎兩重,抱向穴前,關水得力。右山包轉白虎施曜,穴中不見,化煞為權。楊公云:龍虎背後有衣裙,此是關攔拜舞袖,雖然有袖穴不見,官不離鄉任何受,正指此也。西山公次子,九峰先生貴封太師,子;蔡杭宋朝右丞相,皆少房之應也。

 

 筆者〔左三〕與徒合照,左二為蔡禮德,後是正穴


   
內青龍掬抱有力,外青龍逆水開來作案,遮障穴前,不見前山雜亂山腳。穴前傾跌,只主初年不利,及離鄉取貴而已。遠來溪水環繞包轉,羅星,魚袋攔截水口,數十里田水皆暗拱來,穴結擁從之中,極其周密,風藏氣聚,真大貴地也。

   
蓋出人文秀,全在後龍,武曲分宗剝出巨、輔,龍也。捲簾殿試,層層玉階,格也。故主封相大拜。是地亥龍入局轉辛入首作巳向,合人元龍,催官一局。自西山公葬後,下元人丁繁衍,賢才迭出。噫;非西山先生之明見,孰能識此耶。

 

後論風水必有夙緣

     蔡西山嘗同友人劉文簡二人閒步四顧、鄉人善謔者嘲之曰蔡季通、蔡季通、出門指西又指東、山中H有王候地、何不歸家葬祖宗、季通愀然曰:山中具有王候地、爭奈不在我山中、文簡憫之曰:若我山有地即可以奉、季通謝曰:君山誠有美地、劉果以山與之、葬後季通以孫貴贈太傅、子、文正公()、以子貴贈太師進崇安伯、孫;文肅公()、拜相;果符王候之職、鄱陽余方伯祐曰:地理之驗、無如蔡氏者、牧堂父子壽地、得地賢貴迭出海內莫之與倫、孰謂好地不獲見乎、彼不得者、貪大求全、不知大地有神明所司、且多怪異、欠缺不齊、若以貪高圖大之心求全責備、安可得乎!明地學者當知深省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圖、文陳威爾 撰

 

論陰陽宅立局 -- 新界河上鄉  

    香港新界侯氏之始祖乃五郎公,於一仟年前,從祖籍廣東番禺,遷居新界上水瀝。惟歷代脈弱承稀,至明初十一傳至卓峰公,為繁丁口,乃開基於現址 河上鄉 。 

   
侯氏卓峰公所以另覓地開基,因為中國人傳統:「 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 」 。


   
卓峰公鑒於本人與及其上一房數代祖宗,皆獨出一祀,為免其房後繼無人,愧對祖宗,於是四出找尋吉地,而且小心翼翼,恐防有誤,影響日後子孫絕嗣。當然希望覓得風水佳地開村立寨,盼得旺丁旺財是也 。

   
侯氏到河上鄉一帶,發覺其來龍節數不少,帶倉帶庫,特起星辰,堂前亦有三河,合乎風水求地之法則,於是便開基於現址。初代出六子,實已勝於前 。長 、二 、三 、四房世居現址;但四及五房離鄉,再另開基谷田 、吉田而至金錢 。至今歷八百多年,枝葉茂盛,外遷金錢者子孫,更甚繁衍。丁口之旺,尤勝河上鄉矣 。

   
筆者根據河上鄉現時之巒頭,覆論斷其來龍。以審其局 。

   
遠龍不述;近龍發自大刀屻,過雞公嶺,屬小幹行龍,頓起大小羅天,磊落奔騰,過峽重重,復起貪狼麒麟山 。麒麟山勢,木火通明,餘氣自玄武直奔深圳河畔;古云:龍強力大,迴轉餘枝作城郭。龍勢坦闊,迂徊起伏,屈曲逆上;龍身逶迤奇巧、隱隱隆隆 、有氣有脈 、峰巒特穎 、五換六移 。由於其為支龍行度,所以一砂一水,界割分明 。先結名穴「 倒地葫蘆 」,結穴後餘氣迴轉,迢遞奔走;穿田過峽,後起牙鷹山,為大盡龍。嫌其頭面巖巉破碎 、面外背內,只作下關,水口山而已 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〔左〕圖一:走馬文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〔右〕圖二:古穴正朝,麒麟尖峰


   
立村取右肩抽出一支,借勢側面成峰,作勒馬回頭之形;以為少祖 。大馬剝出小馬,星頭特達可愛,下關青龍內外兩重砂腳,關水得力。其右結有一穴,偷出一脈,連起數節走馬文星(圖一),到頭剝金,復開窩結穴 。化腦、弦 陵明白,穴前吐出唇毯,証得穴真 。右水倒左,假借大局白虎砂腳關截內水得力。故長房得財 。上手一山,尤如倉庫,精光炤穴,少房亦主富盛,正朝麒麟尖峰(圖二),雖屬借用,但見峰巒之秀,不見歪斜飽突,亦主中房聰明顯達(圖三) 。此穴立於道光四年,值輔運,丑艮龍入首,扦作坤向,消水於未。天元龍作天元之向兼取五吉,先發財後取貴,數代以後亦可延丁、後人至今香火不斷,可見其吉 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〔左〕圖三:只見峰麒麟之秀,而不見歪斜飽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〔右〕圖四:宗祠正面,可見後山穿缺


   
而河上鄉村雖為龍身餘氣,但由於祖山來龍氣勢綿長,起伏屈曲生動,枝腳護送亦多、兼且力強,所以福蔭綿長,尤以長房為佳。龍身 、護砂及靠山帶倉帶庫,隨龍水遶抱,餘氣盛,寬舒開暢,若於局內更主旺也 。

   
而卓峰公雖覓得開基之地,亦恐防未足旺丁,晚年於上水一帶尋找真龍的穴。其後百年歸老,遷葬於華山壽星公地,並作壬山丙向。此侯氏祖墳與開基祖地甚有牽連偶合,兩地來龍同祖共宗,枝節逶迤磊落多節數,穴前白虎開肘,來水反背,幸得青龍一臂衛穴有情,穴前不見反背之水,陽宅陰宅兩地皆主發丁發富,盡在三數代之後,尤以外遷者更佳。其富亦証於十七世侯公惟喬號崇山字居石,捐款籌建侯氏公祠,因以其立名。

   
居石侯公祠為一座三進兩廡廊式建築物,前為公祠,後為住所,規模不小 。祠堂天井四正,採光納氣;後天井扁闊 。祠堂坐辛向乙,堂前不見大水,丙水艮開側門,理氣雖合,河洛下元可保財丁,九運財源不聚,亦主離鄉不返;玄武不靠主星,雖已剝換三吉,審其佈局?有如入寶山空手回之感慨;建築物坐落白虎砂前,遭受界水風吹之殃,子孫多主離鄉、財來財去,人口不聚 。奇怪的是此祖祠與祖墳、祖地山巒形勢之剋應相吻合呢!

   
可惜祖祠後山穿缺及村屋坐向失局犯雜(圖四),來水雙魚河到堂反走,古云:反跳過身,不值一文 。正指此也 。明堂嫌其散盪,欠缺橫案關欄,遠山砂腳無情,立村地師,想必貪其三叉水口交會,不知石上河及梧桐河俱反走,情不顧內,向之無益。俗師開口美談 「 搶運 」,以致堂局無收,正犯此弊!

   
誠如同門師兄於所言:「若巒頭根基足厚者,登山進城,凡已建之墓、祠、村宅,不需盤針,全憑目力,即可斷事,半點虛假不得。」 河上鄉來龍真,雖餘氣只行數里,結地亦真,但卻非都邑縣城也 。引蔣氏謂「 但當論其是地非地,不當論其屬何卦體,何干支 。」 是故此地無須論理氣,如就巒頭形勢所示,自有天然理氣所在。得運長短,自隨龍力長短,不得強求!若或開基,陽居建祠,亦必依形勢立向,合得龍真局真,丁財自旺 。又看新村一邊,坐艮向坤,不依形勢,巒頭無情,且受凹風,橫水來短去長,丁稀財散可見。 

 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圖五:河上鄉整體大局


   
雖然河上鄉正局巒頭不差(圖五),但並非到處也可定陽居祖祠!正如蔣公大鴻《天元歌》謂:「 房論神祠理最嚴,古人營室廟為先」,又曰:「 陽宅氤氳養此身,偶爾僑居并客舍,祠堂香火有神靈,門合三元生旺氣,吉來不異影隨形,透明此卷天元宅,一到人家識廢興 」 。可見開村立寨,祠堂之尤重,先人、子孫、心氣相通、假若祠堂錯立,興廢立判矣。稍一不合,破財損丁難免 。此局若要選宅、立祠;挨近青龍方作廿四山之巳向,減龍饒虎,則顯局勢寬平,堂局闊大,真氣大聚,遠山不迫有情,下關得力,納來水離而消於震,合地元一局,下元主大旺丁財,子孫出外發財,去後回鄉家庭團聚。若誤遷白虎作辰中歸妹卦向,定當有人無財、子孫不孝、拗性必強。可見差之毫釐,謬以千里。

   
由此可知陽居陰宅、立村建祠,皆以巒頭為本、理氣為用,知巒頭局勢,則知天然真向 。方得人丁壽考,富貴雙全 。

   
沈氏云:入門從形勢,人中庸,平實,日進於高明,自方位人談「 空 」說 「 鬼 」,日淪於汙下,及其究也 。自欺欺人,覆轍相尋。死而不悔,蓋初為星卦談方位者妄人也 。

   
由此可知,巒頭形勢不明者,立向無據,針盤轉破,吉凶難分,專言理氣者,應當猛然自省,不致損人亦消己福耶。

   
為遵循陳威爾恩師教誨,求學兼求理,非一眾庸師所奉所謂 「獨特的巒理相配 」之理 。若專言陽宅者,只看一屋一宅、開甚麼門 、納甚麼向,以為依三元九運,隨意開門,即能「 搶元運 」,實有如坐井觀天!往往己身已在風吹水劫之中,猶懵然而未知,還妄談諸般卦理,誠可笑之極致也 。

 

圖、文李淏瀚

 

 

論香港局勢真偽 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錯審龍, 套飛星, 時師嘩眾取寵

   
某日,與吾友聚會,初涉風水的友人帶來坊間的一本風水書,內文一篇論及《港督府風水印證香港xxxx》,友人雖覺該書作者論點似是而非,但亦不敢作妄斷,故特攜書請吾証之。看罷,我只好搖頭長嘆:『不學無術, 竟有「時師」誤蒼生』,故借此地撰文,並順覆友人之提問。

   
該書誤點甚多,因篇幅有限,故只先引其一二節,該書云:「港督府……坐向卻是背海面山……大門入口正面對太平山高地,背部卻向著維多利亞港大水……這就是『倒騎龍格局』……配合獨特的理氣才能真正發揮其驚人效應,這等『倒騎龍格局』是屬於大地風水格局法……特別是權力中心位置……」。「《都天寶照經》中篇亦重復說:『天下軍州總住空,何須撐著後來龍……大凡軍州住空龍,便與平洋墓宅同……』」

 

圖一:1945年之港督府(現存於禮賓府內圖片),清楚可見天馬山落脈。

辨倒騎龍格

   
淏生曰 :未明甚麼是「倒騎龍格」,那又何以引證港督府之格局呢?何謂「倒騎龍」?先哲廖金精曾云:「騎龍須要居『龍脊』」;另先哲沈鎬在其《地學》云:「若怪騎龍龍去長,請看騎馬騎脊梁……惟有騎龍真似怪,誰信脊梁有穴在」。 先賢已說明,凡是騎龍必要於龍脊上安扦,並非指騎「落脈處」。又;「倒騎成格」,其要訣必須迎砂開,逆取彎抱如弓,否則何能稱為「倒騎龍格」。須知,凡看大局看形勢,若只憑港督府一後門,便可扭轉天地之氣之而乎?至此,相信各位對「倒騎龍」亦有概念矣。並看當年(一九四一至一九四五年)港督府圖片一幀 (圖一),圖中清晰可見港督府位置乃正枕玄武「天馬山」,明堂維多利亞港 (圖二),稍具察地常識者亦能辨之為「橫龍順水局」,此地何來「倒騎」?

引陳恩師一句:「心無定見,莫擬屠龍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

 

圖二:明堂維多利亞港,可惜因昂船洲、大角咀及油麻地一帶填海工程把水流改變。


   
其實基本學理未通達而亂引文章,反自暴其短,弄巧成拙!! 先哲蔣大鴻在《地理辨正疏》中云:「平洋龍格與山龍無涉……人家墓宅凡落平洋並不論後龍來脈,但取水神朝繞便為真龍憩息之鄉……」。言平洋者,平田萬頃,全看水勢分合 (圖三),先哲楊仙云:「霜降水枯尋不見,春夏水高龍背現,此是平洋看龍法」。由此可見,平洋不兼山龍,可明瞭矣。稍有基礎者,自不會亂套港督府為背海面山,因港督府正是山龍來脈,還可以用平洋法則嗎?「與平洋墓宅同」也是作者自述,什麼「空」、什麼「撐」,學理根本格格不入,究竟作者所談是什麼?是山龍?是平洋龍?若連最基本的學理: 平崗、平陽,或是 「平洋」、「平原」也辨得不清, 何以察陰陽二宅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

 

圖三:平田萬頃,近不見山,方稱之為平洋龍。


   
尤見坊間「時師」, 為套事而硬配以飛星圖堆砌之,這種又何以稱「風水」? 與江湖神棍有何異!! 書中所謂的九運盤﹝圖四﹞,例如:在二運時, 說「北方見維多利亞港....而遠處有大帽山和一獅子山相應,是為山水有情……」;又說「西北方卻沒有高山相配」。 試問青衣、荃灣,以至屯門、青山一帶的峰巒都不是山嗎?為何只有向北的大帽山和獅子山才可相應,而青山峰卻不能呢?根本說不出港督府精神所在。又道:在四運時,「向星方的位置上同時出現了陸地與海面直線並兼的形態,亦為動靜混雜,陰陽相爭……」。為何見維多利亞港及大帽山等就可以說是陰陽相配, 北角方面見山見水相配, 就是陰陽相爭,難道這就是什麼獨特的理氣乎?可謂一派胡言, 硬板套事。

   
其實要斷事, 又何須亂把飛星盤套入,更何況港督府建造工程始於一八五一年,工程歷時四載,落成於一八五五年,至今元運已歷有八個。其間,部份加建、拆卸都計之不盡,又何以能用飛星硬套之? 其實,從巒頭方面已提供足夠答案。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圖四:《港督府風水印證香港xxxx》一文的九運星盤是以港督府落成時計算使用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a)二運:向星見水。也見山。《港督府風水印證香港xxxx》一文說這是陰陽相配!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(b)二運:山星在西北方。《港督府風水印證香港xxxx》一文說此方沒高山相配。難道此區真的沒高山?

 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c)四運:向星見水。也見山。《港督府風水印證香港xxxx》一文說是陰陽相爭。那麼你說相爭,它就相爭?要相配 (()),它就相配?全是硬板套事!

   
太平山,乃大帽山一系分枝劈脈經昂船洲送龍渡水至石塘咀,此為九龍半島過龍香港島淺水之處,下有石骨。由昂船洲之南至石塘咀,最淺得三潯半 (根據海圖標誌深淺,以潯為單位,每潯六英尺),最深也是四潯半,其兩旁較深,約為五潯半至六、七潯之間。古云:「龍渡逢水有石脊,兩旁自有分水形」是也。過龍再特起星峰坐落於香港島,作迴龍顧袓之勢,與大帽山祖宗相對; 一家骨肉, 不過是各司其職而已。 太平山再於香港島分宗,西出西高山至摩星嶺、 南走奇力山至香港仔、 東走金馬倫山而再分枝, 一枝直走畢拿山至柏架山、另一走東南紫羅蘭山至淺水灣、舂坎角。 當中尤以金馬倫山、 紫羅蘭山、 淺水灣、 舂坎角一帶所見龍身帶倉帶庫, 故證這一帶富有者居多。 太平山坐立香港島,局內遙對之大老山及獅子山均是外山作護,隔水關攔。並非「時師」所謂「應星」也,而局中之尖沙咀及北角 (畢拿山支爪),兩砂均作下關兜收﹝圖五﹞,把汲水門流入維多利亞港之水團聚於此。古云:「所謂曲岸有水抱龍頭,抱處好尋氣無散, 寬平之處是明堂,形如金盆聚真氣」是也。 而中環一帶正向這聚水局,故能主富而影響香港的經濟命脈。至灣仔一帶,水較停蓄,雖能聚財,但巒頭不佳亦有桃花風月之應,此亦地理之使然也。水經北角柏架山流出鯉魚門之南,兩岸對峙,以作門戶;門外田下山及東龍洲以作外護及羅星,惜乎山卑不高,故不出大貴之人,亦因能力所限。亦有「時師」稱香港為天市垣者,此乃妄安垣局,豈知古仙有云:「水源自是有長短,長作軍州短作縣」。又云:「凡是枝龍長百里,百里周圍作一縣」。 由此可知,由大帽山至北角必為百里之內,「時師」還可妄稱為垣局麼?再看水口纏護,便更明白。 所謂「一重護衛一代富,兩重亦作典專城, 三重五重福綿延,若有十重宰相地」。由此可知,香港只作縣邑,其力不大,多出富豪矣。 不須針盤,亦可知道。亦有「時師」說: 九龍半島之脈從鯉魚門過龍至港島柏架山,但鯉魚門水深二十三潯至二十七潯, 水流甚急, 海底衝成深溝,試問「時師」既說是水口山,又何能過龍? 真可謂不知地理形勢,豈有此理,再說外護之獅子山一帶則為風吹水劫,其成就則不能與香港島同日而語矣。

 

   

圖五:尖沙咀及北角作下關兜收。


   
太平山, 形成天馬, 徐氏昆仲在《地理人子須知》論及天馬形時有以下一段:「天馬山峙立雙峰一高一低,在午未者尤貴,主出典大藩方面之職., 先哲楊仙稱為「左輔星」:「輔星在天為丞相,若在垣中為近侍,縱然不大也節鉞」,尋常縣邑得一左輔,便能發越,故地貴在此。而天馬形更為向外侍臣,故香港能成為國際大都會, 響負盛名,有一定之地位。 天馬分宗,餘氣橫展,布勢數里,倉、庫、屏、帳,愈剝愈秀,皆兼祿存之氣也。故主財丁大旺,出人文秀較九龍半島為多,中開公頭,落脈急峻,後有束氣,開面化陽。 因其脈粗故只結陽居, 而港督府正靠於此,面向維多利亞港聚水局, 山水匹配,故能統領香港.。大地自然有其氣勢,並非因有港督府在此,就硬套以此為貴。什麼特別是權力中心位置,更不可因其門向車路而說成坐空向山,行龍落脈的是有其自然學理、法則,絕不能嘩眾取寵。 

   
可惜,首屆特首棄用港督府作為官邸,不知歷代港督住此,一氣相承,自有精神所在。一旦離去,有如君主不在其位,自然權威,尊嚴盡失。故官邸已失去領導香港作用,另一方面,巒頭亦因周圍建築物拆卸及加建改建而有變更,現時只見內局砂飛背反、內堂鑿傷、青龍形踞、白虎無情,印證人才流失,賓主無情、 障礙重重、制肘之事必然更多。而以往之聚水局更因昂船洲及大角咀一帶之填海工程把水流改變, 除非得明師指點重新更改格局,避煞迎生, 否則就算是特首再回此也覺有心無力。 至於中銀大廈的所謂煞,相比之下,影響只屬冰山一角而矣。
 

理氣


   
若以香港理氣來說,乃是天元兼地元之局。 下元六運當令,七、八相接,九運承旺, 至上元則衰敗無論,還審局勢。

   
該書犯駁點甚多,奈何篇幅有限,只好將來再論之。 

 

圖、文許淏生

 

青龍頭『貓兒洗臉』穴 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圖一 新界青龍頭「貓兒洗臉」穴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古云:「尋龍先尋祖與宗,不辨祖宗何足語」。上地在香港新界青龍頭,其脈發自大帽山西南麓,落脈分枝起蓮花山,龍勢蜿蜒頓頓伏伏,至青龍頭翻身逆轉,餘氣前去至大欖涌,另起二、三尖峰作護從,為轉身處作填空補缺,以聚龍氣免受風吹水劫;少祖頓起金水華蓋,兩肩展翅,纏護過穴,中垂出脈;大斷過峽後起土星,連節金星頓跌栖閃,入首一節抽出一脈擺折而下,尤如蘆鞭貴格,剝出太陰金星,復起頂開微靨結「貓兒洗臉」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圖二 金星開靨作穴,右仙弓貼身抱穴如鉤作近案,藏風聚氣,盡收元辰水


   
正穴坐申向寅,取其金星作穴,白虎一臂出自父母山,貼身抱穴如鉤作仙弓近案,藏風聚氣,盡收元辰水;幾重餘枝前去作下關繞護,兜收有力。穴處高地,白虎繞護有情,不洩內堂元氣;外海「青龍頭」浩蕩之氣,屏蔽於外,不侵內堂。外青龍自蓮花山開來,支腳逆收本身隨龍砂水,內青龍則掬轉緊貼護穴有情。少祖山金水華蓋,展開帳角砂腳牽連,纏於案後如瓜瓠如賜帶,局勢融融,帶倉帶庫,開面有情,雖從大局水勢,卻纏於案而成交牙之狀,水遶之玄,穴前不見水走,下砂幾重兜收。《雪心賦》有云:「發福長久,定見水纏玄武;為官富厚,必然水繞青龍。」青龍、白虎皆環抱過穴,青龍局舒坦而聚,開面有情融聚隨龍水,白虎貼身抱穴,盡蔽外洋,四勢周密,穴結擁從之中;青龍、白虎各司其職,關鎖有序,一勾一搭,自成一局,喝名「貓兒洗臉」唯妙唯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圖三 內青龍掬轉緊貼護穴有情,外青龍關鎖有力


   
臨穴細看來脈平緩,太陰金星開口作穴,上有毬下有簷,左右弦稜明白,下吐餘氈平坦,証得穴真,穴吞入以乘生氣。謝氏曰:「太陰正面看弦稜,或有其間窩靨生」,正合此也。穴前仙弓一案擺列有序,須云臺案分明值萬貫,但前案微有暗曜,雖登穴不見,仍防暗煞。正朝蓮花山尖峰,多主官貴,文禮之仕,唯略嫌飽滿而欠端秀,故祗為小官小吏;雖有環案抱身,但朱雀暗來煞曜,定主仲房刑殤而招禍;見遠朝有土崩,此仍龍氣之退洩,剋應須以羅經定針方可斷之。此地青龍融聚有情,多主長房富貴,人口融和,大聚而有力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      圖四 正朝蓮花山尖峰,青龍、白虎各司其職,關鎖有序,一勾一搭,自成一局,喝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貓兒洗臉」唯妙唯肖


   
總結此地:雖然蓮花山山勢高聳,龍勢踴躍奔騰,落脈翻身有勢,惜大斷出脈處,入局有缺、護帶邊有邊無,令此穴福力大減;到頭一截蘆鞭落脈,粗硬而略欠靈巧,主0000、眼目所見,土坡皆經墾鑿、築路、護坡,未嘗是城建後改變此段地貌。此穴堂局雖美,龍虎關鎖有力,卻嫌來龍落脈有不足處,兼且案前帶暗煞,亦不足也。此乃造化無全功耶,如稍加人工作用,仍可化煞為權,勿因此而棄之可也。

   
承陳師庭訓,學地理者一要心術端正,二要明師傳受、三要心靈思巧,四要多看仙跡,五要讀書明理,六要專心致志,,方可以言斯道。若無此六者,不可輕言莽授地理,更非俗師、時師等輩,妄言亂行,惑誤世人,學地理者宜慎之守之戒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圖、文呂淏言

 

Powered by ABCHK.com